棲架上的黑翅鳶

去年10月,我們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架設了黑翅鳶棲架,經過了4個月的測試與記錄,陸續拍攝到11種鳥類上棲架停棲的記錄。包括了黑翅鳶、八哥、白尾八哥、家八哥、黑領椋鳥、大卷尾、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喜鵲、樹鵲與紅鳩等。只可惜自動相機的角度與對焦等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種類都能有清楚的影像可以分享給大家。不過我們還是從4個月的影像中挑選了幾段比較有趣的畫面剪輯在一起跟大家分享囉!希望黑翅鳶能夠安心地在濕地長住下來,讓大家常常可以見到他帥氣的黑白身影囉!

濕地「藻」樂趣 ~ 社子島解說小築藻類志工課程

為了協助提升社子島濕地解說志工的自然生態、棲地維護等相關專業智識,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委託公司每個月規劃舉辦一場次不同主題的志工增能課程或講座,邀請相關領域內的扛霸子,前往社子島濕地解說小築傳授武林秘笈。2020年安排的第一發志工增能課程是「藻類」講座,邀請藻類研究專家周傳鈴博士解析藻類的秘密。

迷你的解說小築排排坐著用功的水利處同仁和志工夥伴
迷你的解說小築排排坐著用功的水利處同仁和志工夥伴
(閱讀全文…)

生態攝影中的使用最多的微距鏡頭—百微

生態攝影中微距攝影必要性非常高,包括植物攝影、昆蟲攝影、兩棲或爬行類的攝影,幾乎都需要微距鏡頭。

微距鏡頭有非常多種不同的焦長,老刀使用過的包括28mm、30mm、50mm、100mm以及180mm,甚至有兩個廠牌的100-400mm鏡頭最近對焦距離達到0.98m,可以當望遠微距鏡頭使用。這麼多種不同規格微距鏡頭差別在哪裡呢?其實最主要的就是拍是角度的寬窄與最近對焦距離的差異。而所有微距鏡頭中,焦距長度100mm(90、105mm都視為百微)的是最多人使用的焦段,俗稱「百微」。

百微鏡頭的光圈幾乎都是f2.8,最小光圈則通常為f32,最近對焦距離約0.3公尺,微距放大倍率微1:1。這些規格,很多朋友們不清楚,簡單說微距鏡頭主要就是為了近拍攝影使用,微距鏡頭最大的兩個特徵就是能靠很近拍攝;靠近拍時景深很淺,另外微距鏡的對比度通常會比焦距長相近的鏡頭,對比度與解像力強烈一些,因為呈現被攝體的細節是微距鏡的設計重點。

廣角端的微距通常為28、30、35mm,標準端的微距鏡頭通常為50、55、60mm,中望遠端的為90、100、105mm,望遠端的為180、200mm。近幾年有一些100-400mm 望遠端可以近至98cm(這就是價格有貴,為什麼忍痛殺下去的關鍵)。

無論是學植物的、學昆蟲的都一定會用到微距鏡頭,在昆蟲與植物的糾結之下,大多數會選擇100mm焦段最多。因為50mm與100mm的差距,就是如果你要拍攝一隻蟲,100mm可以在兩倍遠的距離拍攝,跟50mm大小是一樣的,但是那這樣焦距不是越長越好?當然不是,因為在長就是150、180mm鏡頭體積就太大了,價格會高很多,而且景深會更淺。所以焦距長100mm的微距鏡頭,大概是最暢銷的微距鏡頭。

那為什麼也有人用廣角的微距鏡頭?是因為需要較廣的視角與較深的景深,就會選擇廣角端的微距鏡頭。所以拍攝植物、食物或小產品,選擇廣角微距的適用性比較高。

老刀攝影歷程中,百微是使用率最高的鏡頭,究竟拍哪一些主題,會使用「百微」呢?其實,只要是「近拍」或是拍「小東西」都一定會用到。最常拍攝的就是植物、植物細部特徵、兩棲類、爬行類還有昆蟲,幾乎絕大多數都是使用「百微」拍攝。有時候拍人像也會使用,不過如果拍膚質不是很好的MM可能會被打…….因為所有的「百微」都很銳利,是「美肌模式」的絕對敵手。

都希氏赤蛙體側的皮膚細節一覽無遺 1/250 f10 iso:100 f=100mm
(閱讀全文…)

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後,再次回到溪頭觀摩學生的林場實習。在課程開始前約莫有半天的空檔,我們就趁這機會帶著相機、錄音器材,還有兩個小鬼頭,在園區裡漫步而行啦!

住宿區上方的苗圃一直以來都是賞鳥的好地點,雖然可能因為苗木的需求量不如以往,因此管理處在部分區塊種植樹木並規劃了步道,但森林邊緣相對開闊的環境,仍是許多野鳥喜愛活動的地點。加上周圍盛開的山櫻,冠羽畫眉、青背山雀等相繼前來享受花蜜大餐;黃尾鴝則是在自動灑水器與突出的枝條間跳躍;樹鷚在一旁掉光葉子的樹上觀望著,極佳的保護色讓人不容易察覺他的所在;原本在柳杉樹梢相互呼應著的一對橿鳥,也下到苗圃地面翻尋食物。突然間,一隻豆娘從樹叢中飄出,恰好停在我前方的枝條。拍了照片回來比對圖鑑,是不普遍的青紋絲蟌。雖然2月的氣溫尚低,但溪頭苗圃的生意早已盎然。

山櫻上的冠羽,是臺灣中海拔初春最美的風景
(閱讀全文…)

聆聽噶瑪蘭族耆老的鳥類故事_豐濱鄉新社國小鳥類觀察活動

豐濱鄉的新社國小是這幾年密切合作的夥伴,在去年底某一天的賞鳥活動後,我們提出在學期結束前舉辦一次認識鳥類的活動,校方欣然同意,於是敲定在108年上學期的期末考之後進行。
透過臺灣大學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的協助,我們帶着幾隻當地常見的鳥類標本,在2020年1月17日上午到新社國小。
除了在校師生之外,校方也邀請了在地耆老共同參與,希望能聽到這些鳥類有什麼噶瑪蘭族的故事。

活動一開始,是各式各樣的鳥類羽毛,透過生動活潑的講述,讓學生瞭解不同形態的羽毛有何作用。

給學生看完羽毛之後,重頭戲-鳥類標本就上場了。由於新社國小常常外出賞鳥,因此當鳥類標本出場的時候,學生們非常迅速的就講出了牠們的中文名稱。

同時在地耆老也馬上說出了這些鳥類的噶瑪蘭族語名稱,透過耆老們的講述和發音,發現有些鳥類的族名和鳴叫聲非常像呢。
像是樹鵲、五色鳥就很有鳴叫的感覺。
領角鴞-ku
樹鵲-buibuis
五色鳥-sakelulu

而麻雀、珠頸斑鳩、藍磯鶇則是有其他的意思。
麻雀-mulin (很小隻的鳥
珠頸斑鳩-banul na naung (山上的鴿子
藍磯鶇-pelalaw (在石頭上的鳥

除了認識到鳥類族語之外,也聽到了不少這些鳥類的故事,對學生和我們都是收穫豐富啊!

最後活動的安排,是請大家發揮創意進行鳥類繪畫,有些學生依着標本描繪,也有學生畫出心中各種的鳥類。

鳥類繪畫成果一覽

後話:
新社國小是噶瑪蘭族族語重要的傳承場所,以前校方就曾拿着鳥類圖鑑詢問部落耆老這些鳥類的故事,但鳥類照片或手繪圖仍然讓耆老不易指認。
這次透過鳥類標本的方式,成效非常良好,耆老可以指着鳥類個體,滔滔不絕的說出族語、鳥類活動棲地、誘捕方式等等的故事。讓校方大爲振奮。
最有趣的是,每一種鳥類的講述,耆老都會補充表示:這個很好吃…

世界濕地日

今天是2月2日國際濕地日,小編整理出幾個自己去過在日本名列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 國際濕地公約)的濕地所拍攝的照片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多多關心我們的濕地喔!

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 國際濕地公約)於1971年的2月2日(國際濕地日的由來),在伊朗的拉姆薩簽訂。公約的中心任務為:透過地方和政府的行動與國際合作,來進行溼地的保育以及明智的利用(wise use),為實現世界永續發展做出貢獻。目前全世界共有171個國家為締約國,劃設國際重要濕地2,386處,面積共253,771,681公頃。

然而很可惜的,即便臺灣擁有多樣且豐富的濕地生態,就跟WHO與其他國際組織一樣,並無法成為拉姆薩公約的締約國之一。也因此2007年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展開一系列全國重要濕地推薦與評選,至今劃設了2處國際級、40處國家級與12處地方級,共54處42,036公頃的國家重要濕地。

以下,就讓我們看看這些美麗的濕地吧!

釧路濕原-細岡展望台
釧路濕原-コッタロ展望台
(閱讀全文…)

自然遊記—高雄茂林紫蝶幽谷

內湖社大生態班戶外課程第二天來到茂林紫蝶幽谷,這也是我自己久聞其名第一次造訪的生態景點。

紫斑蝶為發源於熱帶地區的種類,因為承受不了臺灣北部冬季濕冷的天氣,每當東北季風吹起,便會不約而同地往臺灣南部溫暖、避風的山谷聚集越冬。包括台南、高雄、屏東、台東等地區,都有紫斑蝶越冬地點的記錄。隔年春天,大地回暖,山谷裡的紫斑蝶開始往北遷移,成群經過的盛況宛如「蝶河」,曾有每分鐘超過萬隻紫斑蝶通過的盛況。而其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每年4月高速公路局在國道三號林內段實施的「國道讓蝶道」紫斑蝶保育措施了。(延伸閱讀:2017國道紫斑蝶生態保育影片

(閱讀全文…)

自然遊記—台南官田水雉生態園區

12月份,跟著內湖社大生態班的遠程戶外課程,走訪了幾處我個人慕名已久,但卻從未去過的生態景點。包括位於台南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高雄茂林的紫蝶幽谷、高雄美濃的雙溪樹木園、以及高雄六龜的十八羅漢山。整理成幾篇簡單的遊記與大家分享。

第一篇,介紹位於台南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

(閱讀全文…)

跟著小小遊離島—蘭嶼聚落生活圈

從中央公路往上攀升,在半山腰的地方可以俯瞰山腳下的野銀部落,那是蘭嶼目前僅存較為完整的傳統部落,即使如此,一個個黑色油毛氈的屋頂仍被一棟棟灰色的水泥現代建築包圍著,而且正被快速的吞噬。

聚落都分佈在臨海的狹小平地或沖積扇上
聚落都分佈在臨海的狹小平地或沖積扇上
(閱讀全文…)

高CP長鏡頭-Sony FE 200-600 mm F5.6-6.3 G OSS 隨測

年底工作忙碌,雖然添購了新器材,但也只能忙裡偷閒地趁著工作之便隨拍。兩段簡短的文字與照片,記錄野外所見所得,與大家分享

其一

看著遠方的黑翅鳶,慢慢飛過河面,停在他常常停棲的苦楝樹上,但他老兄一時不察,下面有兩隻喜鵲一直對他叫囂,然後就衝上去….一直一直一直追到我的望遠鏡看不到為止。讓我想到成語「虎落平陽被犬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