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小小遊離島—蘭嶼聚落生活圈

從中央公路往上攀升,在半山腰的地方可以俯瞰山腳下的野銀部落,那是蘭嶼目前僅存較為完整的傳統部落,即使如此,一個個黑色油毛氈的屋頂仍被一棟棟灰色的水泥現代建築包圍著,而且正被快速的吞噬。

聚落都分佈在臨海的狹小平地或沖積扇上
聚落都分佈在臨海的狹小平地或沖積扇上

據說,達悟人最早是「逐食物而居」,僅用竹子、茅草及木頭等材料搭建簡單的房子,當一地的食物吃完時,就棄屋遷移到別處,直到找到適合定居發展的環境後,才安定下來形成集村。部落不僅是居住的地方,還包括生產的場域,達悟祖先順應自然環境選擇符合生活及生產機能的空間;住家的安全及不虞匱乏的淡水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大海及可耕作的腹地提供了主要食物的來源,所以聚落都位在前有港灣、旁有溪流及背山面海的緩坡上。也因為自然條件是如此的嚴苛,所以島上僅發展出6個聚落(最早有8個),從海岸的交界處往上分出聚落的地界,往海平面則分出各自漁撈的海域,互不越界侵犯。

島上丘陵密佈,平原狹小,再加上夏季頻繁的颱風,所以聚落必須選在離岸有一段「安全距離」的高坡地上,一來可以防止浪濤的沖刷,二來家戶都可以享受到從海面吹來的涼風。住屋都集中在聚落的中央,在微緩的坡地上闢出階梯式的地面,向下挖出主屋的空間,並蓋起工作房及涼台,一戶挨一戶的,家戶間既沒有明顯的界線,也缺乏緩衝的空間,感覺有點擁擠。住屋的四周砌石為牆,寬約40公分的「牆頂」就是聯絡家戶的道路,雖然四通八達,但卻區分成日常行走、出葬及飛魚季期間的路,必須嚴格遵守以免觸犯鄰居。我走在野銀部落高高低低的小道上,一下子經過別人的涼台前,一下子路過另一戶的工作房,從沒有走過相同的路線,因為缺少了可以辨識的門牌號碼,我始終弄不清這些縱橫交錯的小道。

部落裡所有的家屋都是背山面海,我浪漫地想著屋裡的人隨時有遼闊的視野可以欣賞大海的美麗,還有點俗氣的想著漢人「後有靠山,前有展望」的風水學;而達悟人則有更深刻的解釋「看著千變萬化的海洋能瞭解到潮汐變化的習性,對我們的生命安危多一份保障。海浪比山丘漂亮,讓我們心情好,也有說不完的故事。山雖然蒼翠綠茵,讓人感受溫柔陰涼,但那只限於白天悶熱的感受,到了晚上便是魔鬼的住處,所以面山的門是不吉利的。」原來,海對達悟人而言不僅是景色、生產空間,還包括精神的寄託。

聚落的後方及兩旁,依序開闢為種植水芋的水田,及種植地瓜、山藥及小米等作物的旱地,水田屬於私人財產,可以交換、繼承,而旱地屬於部落的公有財產,居民只有使用權,每隔1至3年就會休耕,然後再另闢他地。後方的山林也分成私有地及公有地,提供造舟及建屋所需的木材。水田的灌溉仰賴附近終年不竭的溪流,而生活用水還包括了聚落裡湧出的泉水。朗島的路邊就有一大口泉水,水質清澈冰涼,除了提供飲水外,還兼具「公共澡堂」的功用,部落的人從海邊或山上工作回來,會先到冷泉沖個涼,洗淨身上的泥巴或鹽分再回家。

野銀村外的冷泉,泉水從珊瑚礁裡伏流而出,景色迷人
野銀村外的冷泉,泉水從珊瑚礁裡伏流而出,景色迷人

部落前的灘頭不僅是拼板舟進出及漁獲初步處理的地方,還是儀式的場域、傳統教育的空間及孩童的遊戲場。飛魚季期間許多祭典都在這裡鄭重的舉行,孩子們在也在這裡磨練游泳潛水的技術,學習最初步的海洋生態、漁撈方式及禁忌等,所以灘頭聯繫著海洋與陸地、傳遞著智慧與文化。

部落裡的生產動線呈十字形分佈。從大海往山上的縱向動線上,依序為海灣的灘頭、船屋、車道及聚落,這是以男子為主的海洋資源生產動線;與海岸平行的橫向動線上,依序為水田及旱地,形成以女性為主的陸地資源生產動線。而灘頭兩旁的海岸林則是埋葬善終者的墓地,同時也是惡靈居住的棲所,是達悟人最忌諱的地方。聚落空間包辦了一個人從生到死的一切所需,形成一個自給自足、完整的生活圈,所以不需要為了擴展地盤而去侵略其他的部落,也許就因為這樣而培養了達悟人與世無爭的個性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