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後,再次回到溪頭觀摩學生的林場實習。在課程開始前約莫有半天的空檔,我們就趁這機會帶著相機、錄音器材,還有兩個小鬼頭,在園區裡漫步而行啦!

住宿區上方的苗圃一直以來都是賞鳥的好地點,雖然可能因為苗木的需求量不如以往,因此管理處在部分區塊種植樹木並規劃了步道,但森林邊緣相對開闊的環境,仍是許多野鳥喜愛活動的地點。加上周圍盛開的山櫻,冠羽畫眉、青背山雀等相繼前來享受花蜜大餐;黃尾鴝則是在自動灑水器與突出的枝條間跳躍;樹鷚在一旁掉光葉子的樹上觀望著,極佳的保護色讓人不容易察覺他的所在;原本在柳杉樹梢相互呼應著的一對橿鳥,也下到苗圃地面翻尋食物。突然間,一隻豆娘從樹叢中飄出,恰好停在我前方的枝條。拍了照片回來比對圖鑑,是不普遍的青紋絲蟌。雖然2月的氣溫尚低,但溪頭苗圃的生意早已盎然。

山櫻上的冠羽,是臺灣中海拔初春最美的風景
山櫻上的冠羽,是臺灣中海拔初春最美的風景
山櫻上的冠羽,是臺灣中海拔初春最美的風景
冬季農地裡的一抹橘黃
正面橿鳥的八字鬍頗有「個性」
隱身於樹叢中的樹鷚保護色極佳
青紋絲蟌

上到苗圃的頂端,在子定亭稍做休息,姊姊拿出圖鑑與畫筆,照著畫了幾種剛剛看見的野鳥。我笑他也不把望遠鏡背出來看清楚活生生的野鳥再來畫圖,他也不理會我很快的把冠羽畫眉與青背山雀畫完。畫得像不像呢?好吧!至少有三分樣吧!哈!

離開子定亭後,往銀杏林的方向走去。冬季褪盡黃葉的銀杏樹上,崖薑蕨、鳥巢蕨像似一朵朵的翠綠花朵盛開,在陽光下更顯朝氣。而透過google photo的自動「加料」的這張照片,簡直快把綠色「滴」出螢幕了!雖然現場顏色沒有照「騙」般飽和,但冬季暖暖陽光下的銀杏林,配上清新的空氣,絕對能令人想要駐足下來多看幾眼的!

經過google photo自動特效處理過的照片好鮮豔呀!

涼亭內的座位已有人佔據,我們選擇在草叢旁的野餐桌坐下。小孩們從背包中準備拿出零食,沒想到塑膠袋摩擦的聲音卻引來了草叢中的一陣騷動。不一會陸續跳出了4隻藪鳥,瞪大了眼睛瞧著我們等著餵食。藪鳥是我碩士論文的研究對象,想當年我們一群人在梅峰農場要費盡心機花上好幾天還抓不到一隻來採血、繫放,現在在溪頭居然同時有4隻在我眼前彷彿觸手可及。果然是被遊客們慣壞的阿藪呀!雖然已是老生常談,但還是要呼籲一下大家,到野外千萬不要餵食野生動物。一來影響了野生動物的健康與安全,二來也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畢竟最近武漢肺炎疫情正盛,造成這波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很有可能就來自於食用、接觸野生動物才被傳染的。與野生動物間,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為宜囉!

當然,也希望溪頭的阿藪能爭氣一點,別吃「嗟來食」呀!

聽到塑膠袋聲音的阿藪,都流口水了XD
眼睛前方的黃色「三八痣」是藪鳥的註冊商標
跳到野餐桌上等待遊客餵食的藪鳥

經過銀杏林後,所剩時間不多,我們從銀杏橋走往沿溪步道,回到住宿區。銀杏橋是2017年前由台大土木系師生設計,與實驗林合作搭設出來的木構造橋樑。採用的木材以實驗林疏伐的柳杉為主,是標準低碳足跡的國產材。美麗的橋身結構讓銀杏橋成為溪頭最受矚目的新景點,堪稱與大學池的竹橋齊名呢!

木構造的銀杏橋採用的是溪頭在地的疏伐柳杉

沿溪步道故名思義沿著北勢溪上游而行,在2001年桃芝颱風以前,仍是相對自然的溪谷環境。經過桃芝風災,大水將前兩年921震鬆的土石沖下,重創整個溪頭園區。好幾條條溪溝都沖出原本5倍以上的寬度。之後,一系列的整治工程在溪頭進行,沿溪步道也不知道為何被加上了水泥封底。在經過了十幾年後,一些封底破口,一些則覆蓋上了砂石,每到冬季乾季,變呈現斷流的現象。以往這段常見的鉛色水鶇,也變得比較沒那麼穩定出現了。

斷流的北勢溪

回到野餐區旁,兩隻小虎鶇無視遊客人來人往,也在草地上暢快覓食。只是移動速度快,加上陰影處光線不足,要拍好牠們的照片還真不容易呢!

小虎鶇
小虎鶇
小虎鶇的「低頭隱身術」

下午,觀摩了分組的實習課程後,從針葉樹標本園往賞鳥步道走一小段。原本注意著一旁灌木從中傳來的山紅頭叫聲,抬頭一望眼前的鳳凰山麓飄出了一片黑影,是林鵰出現了!據說自從溪頭實驗林,不再以毒餌對付「危害」柳杉的赤腹松鼠之後,這裡的林鵰出現就更為穩定了!

鳳凰山飄出的林鵰

賞鳥步道往上走沒多遠,有一棵高大的九芎。這個季節九穹葉子落盡,在陽光的輝映下頗顯蒼勁。在九穹處折往車道走去,便能銜接回標本園林道。路旁的綉毛鐵線蓮正在結果,甚是可愛!只是果實還沒成熟,未見絨毛。

九芎
九芎
綉毛鐵線蓮
綉毛鐵線蓮

回到標本園林道,下午的陽光照進柳杉林間,穿落的光束是陰暗林下地被層植物等了一天的光合作用能量來源。從森林經營的角度來看,這片林子或許已有些過密。若有機會疏伐開來,讓更多陽光進到林子裡頭,對人供林的健康應該會有正面的幫助。

溪頭半日自然漫步,還沒有機會走到熱門的神木、大學池等景點。趁著現在遊客少,管理處也推出了淡季住宿優惠,正是上山度假的好時機呀!所剩一週多的寒假,不妨帶家裡的小朋友到溪頭走走,療癒一下身心靈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