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冷門森林系成為熱門話題

本公司老大上報啦!不是上社會版,請大家放心🤣🤣🤣

歷史照片(無誤🤣)

每當放榜的季節來臨,「森林系」這個「冷門科系」總是會突然變得「熱門話題」,公司的夥伴們也大多習慣了(本公司目前10位主要工作人員就有7位唸過森林系/所)。今天在過去指導教授的牽線之下,記者找到力平老大做了簡短的訪問…。

報導剪報

剛好也在今天的公司例行工作會報的場合,來了一位剛考完學測的高三生來徵詢選系與未來可能的就業方向。透過這位學生口中所敘述,不論是自己的認知或者是學校老師提供的資訊,都對森林系非常陌生,甚至有誤解。

經歷過臺灣「大伐木」時代,乃至於後來的「森林保護運動」時期的人們,對森林系的印象多半是研究如何砍樹賣錢,以自然生態換取經濟利益的科系。確實,當時是森林系最為「風光」的年代,筆者在學時,系上授課的教授還曾是那個年代大專聯考的榜首。當時森林系的畢業生,不是到林務局從事林業生產與管理工作,就是到林業、木材公司上班,工作穩定、收入豐腴,也無怪成為許多聯考丙組考生的第一志願。即便是在那樣以農林業養工商業的年代,屬於應用科學的森林系,涉及的專業也很廣泛,包括樹木的辨識、分類,苗木的培育、造林,林地的經營、管養,林木的伐採、運輸,木材的加工、利用,木材的塗料、抽取物,乃至於防砂工程、水土保持、森林測量等等,所有林業生產過程中會遇到的專業,都是森林系研究的範圍。

後來,在森林保護運動、諸多環境運動以及國外保育觀念的引進下,政府宣布禁伐天然林。當時因為國內人工林的價格不具優勢,因此無法跟著銜接取代天然林的木材生產,整個產業鍊從此逐漸沒落。缺乏了就業市場的「誘因」,森林系也就從熱門科系的舞台退場。然而,森林系的專業研究發展,並沒有因此而停滯,在國內外深造後返校任教的老師們,帶回最新的專業與研究方向。組織培養、分子生物技術、航空遙測、生物多樣性保育、森林遊樂、森林療癒、環境教育、社區經營與原住民議題…。可以說所有在森林裡頭會遇到的問題,都是森林學的研究範疇。比起大伐木時代生產取向的應用科學,現在的森林系涉獵更廣,所學也更深。

多年來,許多學者專家們對大學應該要著重通才教育還是專才教育爭論不休,其實如森林系這類重視應用科學的科系,早就是平衡專業的廣度與深度最佳的平台。冷門的森林系所涉獵的專業廣泛足以開展視野,沒一門科學的深度又能各自專研。這樣不同專業同在「一座森林」中研究與交流,不正是現代社會工作上最需要具備的能力嗎?你若問我:森林系畢業要做什麼?我還真沒有確定的答案。因為,森林系畢業能做的工作實在太多太廣!甚至還比許多專精某個領域的大學整個學校還要廣。森林系提供了這樣寬廣的可能性,若你是積極、主動、熱情的學子,在「森林」裡必然有無窮學習機會與成長、茁壯的空間!


報導全文:

中華民國一一0年二月二日 星期二聯合報 A7 文教版

「這個系畢業能幹嘛?」台灣家長多望子女成龍成鳳,希望孩子選擇大學科系能以就業為考量,「冷門」科系通常因為沒有直接對應的職業而被當成「跳板系」,但是科系的冷熱之間並非如此絕對。有印刷科高職生為尋「大自然夢」,蹲補習班一年就為了考上森林系;台灣推理小說作家林斯諺說,哲學系雖無對應的業界,但不代表「無用」,許多事物的價值不只在於金錢,大學也不是職業訓練所。

生態攝影、寫作工作者、台大森林所碩士王力平,是個六年級生。王力平結集了一群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成立一間生態顧問公司,幫很多公部門執行生態調查、營造工程執行生態檢核、撰寫生態叢書以及投入環境教育推廣,他也曾在大學擔任講師。「我從沒想過,真的可以靠野生動物、生態學、攝影學活下來。」

印刷科的他愛森林 補習班苦讀1年考上
高中唸大安高工印刷科的王力平,因為不想畢業後待在印刷廠做「缺乏成就感」的工作,每天就是上班、加班,一天幾乎在工廠待滿10至12小時,假日還常加班,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

「因為喜歡自然,就決定人生重來一遍。」王力平高職畢業後先去當兵,然後蹲補習班一年,聯考考上文化大學森林系,再攻讀台大森林研究所。

非最冷門科系 林務局職員大多森林系出身
王力平說,台灣森林覆蓋度超過50%,每個人都很容易見到森林,只是忽略森林的存在。全台灣共六所大學有森林系,從北至南依序為文化大學、台灣大學、宜蘭大學、中興大學、嘉義大學與屏東科技大學,所以應該也不算是最冷門科系。全台灣管理土地面積最大的機構就是林務局,而林務局絕大多數的職員,都是森林相關科系出身。

森林系「無用」嗎?王力平為愛系「洗刷冤情」,他說,「任何系,一定有用,不然就不會存在了」,端看畢業的學生如何使用學校所傳授的技能。但,學校給的,確實也常常不夠用,畢竟學校本身也不是職業訓練單位。

王力平念森林,專精於野生動物,其實都是他靠著學生時期自修或是從學長或老師身上學來的,很多不是制式課程中得到的知識。他也說,制式課程中的普通植物學、森林生態學、生態學、野生動物經營管理學、鳥類學與樹木學等課程,都是很重要的基礎,讓後續的學習能夠打下良好基礎,運用於實際工作中。

常被大哉問 「多數森林系學生沒砍過樹啦」
念森林系最常被問的問題有:「那一棵是什麼樹?」、「森林系就是砍樹的系」、「森林系也有學野生動物喔?」

他說,森林系有樹木學,台灣有超過四千種的植物,加上進口引入的種類,最少有七、八千種植物,「會認超過一千種就很厲害了,真的不是每一種都會。」另外,森林系關於砍樹的課程,系上稱為「木材收穫作業」,現在全台灣應該只剩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還有開這一門課。多數森林系的學生是沒砍過樹的。

王力平還說,森林野生動物是重要的森林資源,所以森林系也有很多學生,都做野生動物相關的研究。他也是做鳥類研究的,學生時期自學兩生類、爬行類,近幾年則因為工作需要,重學「林木收穫作業」。「森林系的學習範圍,應該比多數人想的還要多很多。」

他提醒森林系的學生,一定要在大學時代多嘗試各種領域的可能性,不一定要從事森林相關的工作。如果嘗試相關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把基礎學門奠定好,並且多運用學校資源,以及多跑實驗室參與更多的研究或調查工作,培養實際的工作技能,甚至在兩域內找到興趣,這就是最棒的。

1983年次的台灣推理小說作家林斯諺,現為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林斯諺是東華大學英語教學學士,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2018年從紐西蘭奧克蘭大學哲學博士班畢業,同年8月開始在文化大學哲學系任教,2020年8月轉任東吳大學哲學系。

「有用無用攸關工作 思想似乎太狹隘」
林斯諺說,一般社會上所說的有用無用或冷門熱門,通常指的是「能不能幫你找到工作。」以這個意義來說,哲學的確沒有明顯的用處,主要是因為哲學沒有對應的「業界」。然而,攤開大學的科系來看,也不是所有科系都有直接對應的工作。因此必須重新思考大學存在的意義:大學是職業訓練所,還是自由追求知識之處?「如果有用無用的意義僅只於能不能找到工作,那似乎太過狹隘。」

哲學訓練的核心 在於思辨與推理力
林斯諺說,聽音樂、看影劇也不能幫人找到工作,但我們似乎不會認為這些事物沒有用,所以沒有存在的必要。由此可見,許多事物的價值不在於「能不能幫你賺到錢」,而是本身就有值得追求之處。從另一方面來說,哲學訓練的核心在於思辨與推理能力,如果我們都同意這種能力很重要,那麼哲學當然是有用的。

「我完全是憑著興趣在規畫自己的人生。」林斯諺表示,不管是哲學教授還是推理小說家,都是他感興趣的工作。一旦知道自己的興趣,就開始對未來做規畫。他大學讀的是英語教育,當時也被認為是有前景的科系,但後來發覺沒有興趣,才轉讀哲學。

沒興趣卻讀熱門科系 還是會轉換跑道
「我身邊有一些親人、朋友,讀了熱門科系,做不到幾年就轉換跑道,因為沒有興趣。」林斯諺說,如果對一件事情沒有興趣,不太可能做久,也不太可能做得快樂。反之,如果有強烈興趣,更有可能因為長時間投入進而爭取到機會、獲得成果。「我是靠熱情、喜好來找到自己的方向。」不希望自己在晚年回顧人生時,後悔當初沒有做自己想做的事。若此,他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

對於正在猶豫是否要讀哲學系的學生,林斯諺的建議是「跟著你的興趣走」,如果你對哲學的興趣強過其他科系,那就選擇哲學系。如此一來,你更有機會在大學時代有優異的表現,這對將來升學或找工作都會有幫助。反之,如果讀了相對沒那麼熱愛的科系,導致學業表現不佳甚至延畢或休學,對於未來的發展反而有不利的影響。

110年2月3日 聯合報 焦點話題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