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冬,屏東港口、社頂、恆春社區參訪

因爲專案工作內容規劃,在2019年底我們從花蓮出發,沿着海線,經過南迴公路,到屏東的港口、恆春社區參訪學習。說到臺灣之南的恆春、墾丁,通常一般人都想到陽光沙灘比基尼,不過專案目的是參訪學習,所以重點擺在生態、監測、社區經營。因此,和大衆路線不同,參訪的社區共有港口、社頂,以及恆春鎮特色導覽。

黃裳鳳蝶
(閱讀全文…)

生態攝影中的入門長炮

鳥類攝影需要望遠鏡頭,也簡稱長鏡頭,最基本的焦距長度為300mm,多數鳥類攝影者的入門鏡頭,通常為400mm。過去手動對焦鏡頭的年代,Nikon有一支400mm f5.6 ED的長鏡頭,因為體積小,價格也相對不是太高,早期拍鳥入門,選擇不多,這支鏡頭因此成為多數人的選擇。

蒼鷺 A7R IV + 200-600mmG 1/400 f8 iso400 600mm端
(閱讀全文…)

野地的驚喜—蘭花

小時候,臺灣曾經歷過好幾段蘭養的風潮,有人一夕致富,也有人傾家蕩產。家父喜歡種國蘭,但僅止於興趣,從未當做生意買賣,難得休假回家,總花上很長的時間在庭院裡照顧一盆盆的蘭花,返回中部工作、打電話回家問平安時,總不忘交代要記得澆水。農曆年前,這些報歲蘭則用秀氣典雅的花朵,回報父親的細心呵護。如今,早已忘了這些蘭花的下落,卻仍記得父親蒔花養蘭時專注的神情。

蘭科植物是開花植物中最多樣、分布最廣泛的科之一,尤其亞洲和南美洲最為豐富。臺灣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及多變的地貌,造就多樣而細緻的自然環境,隨著海拔高度呈現熱帶、溫帶及寒帶氣候的垂分佈,因此孕育出一百多屬四百多種的蘭花。但相較於櫻花、油桐花或杜鵑花大量綻放時的熱鬧高調,蘭花的低調靜謐,常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臺灣一葉蘭:常著生在雲霧帶的峭壁岩石表面,植物體僅由一個球莖及一片葉子構成。春季,粉紅碩大的花朵盛開,淡雅脫俗。
(閱讀全文…)

九州賞鳥自然旅行

第一次來九州,就跑到頗為「偏僻」的出水賞鶴,跟一般遊客景點的選擇有很大的不同。而對於時常出國賞鳥、自然旅行的同事Alton來說,許多著名觀光景點反而都不在他的行程規劃考量中。這一次跟著Alton來到九州,就完全地體驗了與一般大眾旅遊的不同!著名的景點沒去到,「鳥收穫」到扎扎實實地賺了不少個人新種。

(閱讀全文…)

2016冬季知床半島羅臼町賞鳥行

今年228連假,也因為花東風光明媚,也許因為花東尚無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也許因為蘇花改雖然塞但是太好走,所以花東地區可說是人山人海。

讓人想起2016年曾到北海道的知床半島羅臼町一遊,地廣人稀,但這裡可不是一般人冬季的旅遊點。

(閱讀全文…)

跟著小小遊花東(1)~吃青蛙這檔事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老祖先就地採材的智慧,累積成各地方的傳統飲食。也許是青蛙在臺灣分布廣泛又量多,不論是閩南、客家或原住民,青蛙都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是很多人從小吃到大的美味。一直到現在,田雞都還是餐廳菜單上的一道佳餚,也曾在花蓮富里農會前看到「鹽酥雞」小販,保力龍箱裡鋪著一條條肥嫩的青蛙腿。

澤蛙
澤蛙
(閱讀全文…)

九州出水「鶴」新年

在公司夥伴的邀約下,我們利用年底趕完結案報告後的空檔,去了日本的南九州進行一趟生態之旅。本次旅程以賞鳥為主軸,重點之一便是位於鹿兒島縣西北一隅的出水市(Izumi City),該處每年都會有為數眾多的鶴前來度冬,近年來都有上萬隻鶴穩定遷徙至此,最多的紀錄約達1萬7千多隻,是相當可觀的數量。全球的鶴科鳥類共計15種,在出水市的鶴度冬地共記錄過7種鶴,代表將近一半種類的鶴曾出現於此。然而每年的「鶴況」並不盡相同,拜現今發達的網路及公民科學所賜,公司夥伴早在出發前就先利用ebird確認今年度冬的鶴共有5種,狀況不錯,才決定於今年前往。

鶴群與棲地環境
鶴群與棲地環境
(閱讀全文…)

棲架上的黑翅鳶

去年10月,我們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架設了黑翅鳶棲架,經過了4個月的測試與記錄,陸續拍攝到11種鳥類上棲架停棲的記錄。包括了黑翅鳶、八哥、白尾八哥、家八哥、黑領椋鳥、大卷尾、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喜鵲、樹鵲與紅鳩等。只可惜自動相機的角度與對焦等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種類都能有清楚的影像可以分享給大家。不過我們還是從4個月的影像中挑選了幾段比較有趣的畫面剪輯在一起跟大家分享囉!希望黑翅鳶能夠安心地在濕地長住下來,讓大家常常可以見到他帥氣的黑白身影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