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架上的黑翅鳶

去年10月,我們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架設了黑翅鳶棲架,經過了4個月的測試與記錄,陸續拍攝到11種鳥類上棲架停棲的記錄。包括了黑翅鳶、八哥、白尾八哥、家八哥、黑領椋鳥、大卷尾、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喜鵲、樹鵲與紅鳩等。只可惜自動相機的角度與對焦等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種類都能有清楚的影像可以分享給大家。不過我們還是從4個月的影像中挑選了幾段比較有趣的畫面剪輯在一起跟大家分享囉!希望黑翅鳶能夠安心地在濕地長住下 […]

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 […]

聆聽噶瑪蘭族耆老的鳥類故事_豐濱鄉新社國小鳥類觀察活動

豐濱鄉的新社國小是這幾年密切合作的夥伴,在去年底某一天的賞鳥活動後,我們提出在學期結束前舉辦一次認識鳥類的活動,校方欣然同意,於是敲定在108年上學期的期末考之後進行。透過臺灣大學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的協助,我們帶着幾隻當地常見的鳥類標本,在2020年1月17日上午到新社國小。除了在校師生之外,校方也邀請了在地耆老共同參與,希望能聽到這些鳥類有什麼噶瑪蘭族的故事。 活動一開始,是各式各樣的鳥類羽毛 […]

自然遊記—台南官田水雉生態園區

12月份,跟著內湖社大生態班的遠程戶外課程,走訪了幾處我個人慕名已久,但卻從未去過的生態景點。包括位於台南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高雄茂林的紫蝶幽谷、高雄美濃的雙溪樹木園、以及高雄六龜的十八羅漢山。整理成幾篇簡單的遊記與大家分享。 第一篇,介紹位於台南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

高CP長鏡頭-Sony FE 200-600 mm F5.6-6.3 G OSS 隨測

年底工作忙碌,雖然添購了新器材,但也只能忙裡偷閒地趁著工作之便隨拍。兩段簡短的文字與照片,記錄野外所見所得,與大家分享 其一 看著遠方的黑翅鳶,慢慢飛過河面,停在他常常停棲的苦楝樹上,但他老兄一時不察,下面有兩隻喜鵲一直對他叫囂,然後就衝上去….一直一直一直追到我的望遠鏡看不到為止。讓我想到成語「虎落平陽被犬欺」…….

羽林活動記錄—鹿角溪人工濕地黑翅鳶棲架架設

鹿角溪人工濕地從2014年開始,每年都有固定的黑翅鳶活動、繁殖的記錄。而在這兩年來,從鳳梨田到水稻田,許多友善環境的農作「請黑翅鳶幫忙顧田抓老鼠」的故事越來越多。鹿角溪人工濕地雖然不是農作地,但是為了給保育類的黑翅鳶有更好的棲息環境,在與經營管理團隊—Stantec討論過後,並取得了管理單位新北市高灘地工程管理處的同意之下,我們決定在濕地設立棲架,提供給黑翅鳶與其他濕地的鳥類利用。 10/3我們請 […]

羽林活動分享 – 鹿角溪濕地黑翅鳶棲架架設預告

大家有聽過霧峰「黑翅鳶米」的故事嗎? 台中霧峰的五福社區在推動友善環境契作稻米的過程中,農民深受鼠患困擾。透過水保局台中分局的協助下,向屏東科技大學野保所鳥類研究室取經,在田區架設了黑翅鳶棲架,不但成功吸引一對黑翅鳶前來利用,其「滅鼠」的效果也讓農友們「超有感」!農會感念黑翅鳶與屏科大的幫忙,決定將在黑翅鳶的看顧下栽植出的「益全香米」加上新包裝推出「黑翅鳶米」,同時捐贈了相當數量的黑翅鳶米作為保育 […]

自然親子趣 – 台北市立動物園熱帶雨林館

今年暑假,動物園新館場開幕。2012年閉館拆除的夜行動物館,在重新規劃、改建後,新登場的是以穿山甲為外型設計概念的熱帶雨林館。新聞報導這座館場前後花了13年規劃與興建,造價3.9億,而這些其實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熱帶雨林館新亮相的動物,包括大、小食蟻獸、小爪水獺、在日本超人氣的「水豚君」、來自金門的栗喉蜂虎、動作緩慢的樹獺等等。以及打破以往欄舍規劃,讓動物與遊客同處一個空間的展示方式,讓人彷彿置身雨 […]

生態攝影中的小砲 – 70-300mm鏡頭

生態攝影中會用到的鏡頭種類很多,從50mm 標準鏡頭往上或往下,分別是望遠鏡頭與廣角鏡頭,隨著時代進步,各種鏡頭一直推陳出新,品牌、型號只能說族繁不及備載。而攝影圈最常用的三種鏡頭,則被簡化稱為大三元或小三元。 大三元、小三元通常是指規格為16-35mm、24-70mm及70-200mm 這三個焦段的鏡頭,「大」與「小」指的則是鏡頭最大光圈為f2.8或f4的差異。若要買齊原廠的大、小三元鏡頭,大概 […]

羽林活動記錄-社子島周邊濕地生態監測成果分享講座

位於基隆河與淡水河匯流處的社子島,有著豐富多樣的濕地生態。自從河濱單車道開通以來,許多遊客乘著鐵馬來到這裡,只可惜大多只是稍做停歇、欣賞兩河與觀音山、關渡大橋的風景,鮮少注意到濕地裡頭每天都上演著精彩的「生態劇場」。春末,東北季風一停歇,灘地上就迫不及待地冒出了大大小小的螃蟹們為了爭奪地盤而大打出手;夏季裡,隱身在半鹹水草澤中的纖小豆娘-四斑細蟌忙著完成「蟲」生大事—在廣大的蘆葦叢中尋尋覓覓另一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