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2/3)— 瀕危種

既然說對臺灣而言「稀有」的物種,不代表族群量就低,那麼瀕危的物種族群量總該不多了吧?整體而言是的,但是也沒有我們想像的這麼簡單。

臺灣鳥類紅皮書名錄

說到瀕危物種,就不得不先介紹一下紅皮書名錄(Red Book List, Red List)。紅皮書名錄為一份「包含受威脅程度的野生物物種名錄」,為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已經推行了50多年的工作。紅皮書的核心精神,是以一致性、標準化的科學方法,來針對全球的生物種類進行瀕危狀態的評估,是全球物種保育工作重要的參考依據。而這些物種的評估,則分為全球級與地區及國家級兩個不同的尺度。全球級評估整個物種族群的狀態,名錄由IUCN維護;地區及國家級則評估一地區或國家內的族群狀態,名錄則由各國政府或相關單位,參考IUCN所發布的「地區及國家級評估標準應用指南」來制訂。兩個名錄在不同尺度的保育的工作上各有其重要的參考價值。

紅皮書類別(擷取自2016臺灣鳥類紅皮書)

在區域及國家級紅皮書中名錄中,經過評估的物種一共分為9個類別,其中前8個類別依滅絕風險由高至低分別為:滅絕(EX)、野外滅絕(EW)、區域滅絕(RE)、極危(CR)、瀕危(EN)、易危(VU)、接近受脅(NT)、暫無危機(LC)。最後一個類別則是資料缺乏(DD),也就是針對該物種的調查、研究、記錄還不足以評估其族群狀況。說到這裡,大家應該發現本篇的關鍵字「瀕危」也出現在紅皮書的類別之中。難道說,只有在紅皮書名錄中被評估為瀕危(EN)等級的物種,才能稱為瀕危物種嗎?如果這樣,那未免也太過「吊書袋」了!一般閱聽文章中提及的瀕危物種,其實多半只是一個廣泛的概念,泛指族群存續受到威脅的種類,若真要去探究其受威脅的程度,這時就得把紅皮書端出來好好研究啦!

熊鷹亞成鳥
熊鷹在全球級紅皮書為暫無危機(LC)等級,但在臺灣為國家級瀕危(NEN)等級

如果你真的夠用功,把臺灣的國家級紅皮書與IUCN的全球級紅皮書拿出來比對, 那麼你一定會發現有許多物種在兩個名錄中的等級有不小的差異。例如:屬於臺灣國家級瀕危(NEN)的熊鷹(Nisaetus nipalensis),在IUCN全球級的紅皮書中竟然列於暫無危機(LC),難道是臺灣的保育領先全球(笑~)? 但若再往後看到黑面琵鷺(Platalea minor)為全球級中的瀕危(EN)物種,在臺灣卻只有列在國家級接近受脅(NNT)的名錄中,怎麼又忽然不與國際接軌了(XD)?其實這樣的差異也說明了所謂的「瀕危與否」,也與地域及地理尺度有所關連。上面提到臺灣的熊鷹,在分類上屬於nipalensis亞種,主要棲息、分布於包括喜馬拉雅山麓、中南半島、中國東南、臺灣等亞洲的南部與東南部區域。雖然還是受到森林棲地消失的威脅,但全球族群量來看,目前暫時沒有滅絕的風險。不過在臺灣的熊鷹族群,卻則因為繁殖的成熟個體數持續下降,因而被列為國家級瀕危物種(NEN)。相對的,黑面琵鷺在全球尺度上,因成熟繁殖個體僅有2000餘隻(2017年評估結果),因此屬於全球級瀕危物種(EN),但因為在臺灣就有超過2500隻的個體(2016年評估結果),因此在臺灣僅為國家級接近受脅(NNT)物種。瞭解到全球級紅皮書與地區及國家級紅皮書的不同,大概就能夠體會保育工作不但需要「因地制宜」,更需要區域甚至全球合作才能有更全面的成效,而不同尺度的紅皮書名錄,則是這些保育工作的重要參考資訊。

廢棄魚塭中覓食的黑面琵鷺
黑面琵鷺在全球級紅皮書中為瀕危物種(EN),但在臺灣則為國家級接近受脅(NNT)物種

瀕危物種的定義當然不侷限於紅皮書的名錄,其實在臺灣的保育類動物等級中,第一級也稱為「瀕臨絕種野生動物」,關於保育類的部分,就留在下一篇說明。然而談到物種瀕危、滅絕風險等的評估,紅皮書所呈現的科學評估結果,絕對是最完整且最重要的參考資料了!

後記:

前一陣子社群網路上有過一些討論,質疑一些全球級紅皮書上滅絕風險高的鳥種,例如極危(CR)的白鶴(Leucogeranus leucogeranus、易危(VU)的鴻雁(Anser cygnoid等,在臺灣的紅皮書上卻被列為不適用(NA)?是不是應該檢討臺灣的紅皮書名錄,好跟國際接軌?

為何會有這樣的差異,其實只要google一下,上述的「紅皮書名錄地區及國家級評估標準應用指南」,或是認真閱讀一下紅皮書裡頭的「評估流程」章節就可以知道了。所謂不適用(Not Applicable, NA),指的是在地區及國家級評估時,首先需要針對該地區或國家的物種進行篩選,若不符合篩選條件者,則列為(不適用)。符合篩選條件門檻者,才會進入評估流程。至於詳細的篩選條件有哪些,就請直接參考上面的紅皮書中「評估流程」的章節。臺灣並非白鶴與鴻雁等物種的住要分布區域,例如鴻雁在2016年IUCN的評估中,全球族群估計有6萬到9萬隻,但鴻雁在臺灣為稀有冬候鳥,每年來台度冬的族群量並未超過全球族群的0.5%(300-450隻)。

鴻雁在全球級紅皮書為易危(VU)等級,但在臺灣不適用地區及國家級評估(NA)

地區及國家級紅皮書的主要目的,即是提供政府與保育相關組織、機構針對地區或國內制訂保育政策、執行保育工作的參考。一個物種既然出現在臺灣的數量稀少,臺灣也非該物種的主要、重要棲息地,那麼列入地區及國家級紅皮書中參考的必要性當然就不高了!如果真有需要,那麼直接參考全球級的紅皮書也已足夠囉!